menu

写在灵魂边上



赵节 - 梦回童年

仅以此篇 献给我未能送葬的婆婆 ­

我酝酿了很久 ­

许多人都问我为什么这么久没有写东西了 ­

我淡淡的一笑 说没空 ­

但其实 是我不知道怎么下笔 ­

有很多个夜晚 我都认真的想 应该为她写一点东西 ­

但是手触到键盘 却又捕捉不到自己的内心 ­

她就是我的婆婆 普通话里或许应该叫奶奶 ­

但我还是宁愿呼为婆婆 ­

妈妈一个长途挂过来 例行的嘘寒问暖之后 ­

似是试探一般 轻轻的道 ­

“你婆婆去世了” ­

没有披麻戴孝 没有涕泪交加 没有撕心裂肺 没有丢魂落魄 ­

我只是平静的嗯了一声 ­

然后涌起一种无边却又淡淡的忧伤 ­

这股忧伤广袤似无处不覆 却又淡薄的无法触摸 ­

依旧正常的生活 依旧正常的调笑 ­

心里却总是少了什么 ­

近一个月来我都被这种无处不在却又无迹可寻的忧伤所缠绕 ­

我一直努力去搜寻去回味 ­

然而一无所获 ­

直到那一夜 蓦然间听到一曲赵节的《梦回童年》 ­

我才幡然醒悟 ­

我心里彻底少去的 是我的童年 ­

婆婆的逝去 让我与童年之间最后一点真切的记忆慢慢烟消云散 ­

依稀之中 ­

看到当年追着我满院喂饭的婆婆 ­

看到与爸妈争吵后负气外出的婆婆 ­

看到在床上缩成一团却惊喜之中笑喊着“林2”的婆婆 ­

看到静坐窗前 默默向着外面凝望一整个下午的婆婆 ­

就是这个凝坐窗前的身影 让曾经年少的我第一次幻想着未来 ­

幻想自己两鬓苍苍颤入迟暮之时是什么模样 ­

婆婆是一个质朴的农村人 不认识字 ­

儿女将她接到城里居住 希望略尽孝道 ­

然而婆婆并不快乐 ­

高高的楼层束缚了两鬓斑白的她 ­

她没有体力整日上上下下 ­

只能终日呆在屋里 ­

她不识字 不能靠阅读消遣 ­

她听不大懂普通话 不能靠看电视打发时间 ­

她的儿子儿媳忙于工作 鲜有机会相伴 ­

她身前唯一的孙子却在默默的看书准备课业 无暇近前 ­

她离开了熟悉的瓦房篱院 ­

离开了熟悉的老寺晨烟 ­

离开了吵嚷的鸡鸭鹅犬 ­

一个人独自坐在钢筋水泥冰冷的窗前 ­

整整一个下午默默凝望 ­

她不知道 黄昏中她苍老而孤独的侧影 ­

却是烙刻在孙子心中永恒的遗憾 ­

她不知道 她这一走 ­

埋掉了孙子心中永远的童年 ­

她更不知道 ­

她的孙子会在一个月的嘻嘻哈哈之后 ­

坐在这里泣涕涟涟 ­

…… ­

死生契阔 一路走好­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