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天涯回音



Anoice - Liange

原本我只是闲来想看看《沧浪之水》

这本《曾在天涯》不过一时兴起顺手买的

断断续续看了这么久 终于完卷时

有种久违的怅然若失

这种怅然夹杂着希望快些知道结局的焦躁和读完之后突然回归现实的失落

有这么一些书

读着 你会恨作者为何如此拖沓如此磨磨叽叽

但却又不忍心放下它 总是这样就一直读下去

直到完全浸淫其中 听不见周遭的响动和人声

渐然的化作一种习惯

然后一旦读完

又会久久回不过神 迟迟的沉在情节的海底

虽然很失落很窒息 却始终想不起要重新浮出来

《曾在天涯》就是这么一本书

人生走到这个阶段

往回看 是懵懵懂懂的二十多年

往后看 是劳劳碌碌的不知多少年

到那么一天 当生命尽头的微光真的就已经了然在望的时候

再往回看 这些懵懵懂懂或是劳劳碌碌其意义何在?

人生不过百年 亿万年中不及一瞬

在历史冷漠的容颜面前

一切高尚的追求和狡诈的索取不过就是风轻云淡

多少雄心壮志和庸碌无为终究归于一个零

当把一切放到天涯海角和古往今来的画布上

才发现淡得是如此不着痕迹

说到底

真真正正把握住这百年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才是真正的赢家

那些流浪在天涯体验着异国他乡的成败忧喜的人

头破血流的追求着最终在彼岸的落地生根

然而在体验尽了那种不动声色的歧视和淡漠平静的排斥之后

是否会在某个受尽委屈的夜重新回想起这片成长的故土

我也算是受过唯物主义和理性科学教育的人

知道所谓的血浓于水经不起严密的推断

然而不得不说一个人成长的年岁确会对其一生造成深远的影响

所以即便在物质优厚到与国内有别云泥的地步

感情的最深处依旧向往着曾经的出发点

胡马依北风 越鸟巢南枝

鸟飞返故乡兮 狐死必首丘

所谓落叶归根 流传千百年自有其道理

而个中真味 恐怕非亲历亦难有所知

《曾在天涯》只是一个媒介

籍由它 我得以去体验天涯尽头的落寞与清苦

然后回归现实 裹在被窝里写这样一篇回音

无论是高力伟和林思文

还是孟浪与张小禾

同一个人的不同身份面对的是同样无奈

不管是林思文的嬗变还是张小禾的背离

代表的是同样的扎根海外的追求

而高力伟的回国 可以理解为自尊完全沦陷后的无可奈何

也可以理解为对故土的怀恋

但是我更倾向于前者

于是就出现归根与浮游的悖论

感情上向往着归根 理智上追寻着浮游

而追寻浮游的根源 则是中国与天涯的落差

这个落差大到了颠覆千百年传承的对故土的依恋

使得唯一一个回归的高力伟变成了异类

这本书描述的只是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的事

时至今日 当所谓的国家富强被喊得惊天动地的时候

浮海远游的追求者依旧人满为患

其间缘由不言自明

当中国人的背井离乡在文化意义上从颠沛流离转变为光宗耀祖时

是不是意味着这个国家的文化正在走向没落

我想 民族的自我认同感都已经开始沦丧的时候

这个民族是否已经算是病入膏肓

但愿我只是一派胡言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