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Karunesh - Flowing with the Tea

又一次为一些琐碎芜杂的事半夜睡不着的时候,我坐在这里上网。google的doodle里悄然插上了一朵六瓣的紫色小花。这朵朴素的小花告诉我今天是母亲节。于是我忽然想到或许该坐在这里写点什么。

我想了很久应该用什么题目,我想引一句深奥或者玄妙的话,或者找一首真情又或炽烈的歌,然而最终我觉得千言万语,也许就这简单的一个字,甚至不是母亲,而是妈这一个字,便能道尽一切。google抛弃了过往doodle的缤纷与华丽,也仅仅是用了一朵小花。这朵小花,就如这篇日志的名字,洗尽铅华,摈弃了所有修饰,用最朴素的形式才能配得上妈对我最朴素的爱。

我所经历的教育造就了这种不善于表达情感的性格,确切的说是不善于向父母表达情感的性格,我想大多数人都和我一样。我们可以很自然的对着女朋友说出我想你我喜欢你,但是这种毫无虚饰的情感对着父母却往往难于启齿。今天我想第一次对她说,妈,我爱你。

妈妈当年从内蒙随退伍的父亲远嫁至绵阳,孤身一人,举目无亲,三十多年来的清苦,难以尽述。也许一切还是要从我说起。

我的童年记忆很大一部分内容是坐着妈自行车的后座到她上班的医院去。那时候,我还是林小胖,不管她上班多忙多累,我会整天腻着妈不放,被她医院里大部分的同事调笑,他们总是笑着问我,长大了你还这么缠着你妈妈吗?我当然恬不知耻的点头,那时心中不屑地觉得这种事情是多么的毫无疑问。直到今天,当远隔千里的我总是忙着拖着等老妈按耐不住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才明白,这是多么大的一个疑问,我不可能缠她一辈子,我甚至不可能陪她一辈子。。。

我还记得小学我和同学打架,我用石块砸瘸了对方的脚,被请完家长的老爸第一次要我跪下,正准备将我绳之以法的时候,妈是如何及时赶到,将我护住。她能够从那些矛盾中找出我被激怒的真正理由,理性的还给我公道,并说服我盛怒之下的老爸,而不是仅仅从谁受伤谁没事这种片面的结果中来判对错,我至今十分感激。

我也还记得许多次我和老姐为一些无聊的事情负气争吵甚至拳脚相加的时候,妈是如何的左拉右劝艰难地将我们扯开。时至今日,当年那些青春期间暴躁无常的争吵早已分不清谁对谁错,如今的我与老姐也早已是各种和和睦睦,但我始终不会忘记当年那些邻居们的评价,他们说我妈重男轻女偏向我。她一直是我的护佑。在那些青春无畏的年岁里我在家里持续着肆无忌惮骄横跋扈,我无数次的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惹她伤心。直到有一天我看见她在又一次千方百计拉开老姐和我之后,独自一人躲在房中坐在缝纫机前面黯然掉泪,我才忽然明白,她只是一个随着丈夫远离故乡的弱女子,她承受着太多我想象不到的痛苦。

二十四年来,她只打过我一次。我现在还记得那是一个早上,我在各种酣梦中被叫醒去上学,我不记得是因为她叫我太早了还是早餐与我事先要求的不一致,又或者是一些别的幼稚到不行的原因,我在临出门的时候已经火到要爆炸了,然后因为某些言语的冲突,我突然爆发出来,然后怒着骂了她一句“瓜婆娘”,然后就是她打在我脸上的一记耳光。说实话,下手完全不重,但是我清楚的记得她脸上马上流露出的错愕以及更多的伤心。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说句抱歉还来得及吗?

我记得在老爸的单位倒闭那段时间里,家里的经济极其拮据。有一次和妈上街我看到一本书想买,她死活不同意,尽管她费尽心思各种哄我逗我,我还是哭了整整一条街。当时我只是自私的想,我不过是要一本书,我是为了获取知识,凭什么不能买。许多年之后,当妈跟我说起当时的经济状况,我才明白那本书所对应的几十元钱意味着什么。而这几十元的重要性背后所隐藏着更多没有说的,是她如何在那么拮据的情况下操持好有两个孩子的家庭的艰辛。那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我的叔婶伯母们都总是赞叹着我妈妈。一边是全家四口整月精打细算几近入不敷出的糟糕状况,一边是哭着闹着想要买书而不得的儿子,在那整条街上用各种好话哄着我逗着我的妈妈,当时濒于绝望的你又有谁来哄和逗呢?

我从小就很挑食,以前一日三餐吃的基本就是一样东西——肉。即便在最艰难的那段岁月里,爸妈也总是换着花样保证如此。从我记事到现在,妈永远吃的是素菜,逢年过节雷打不动。你永远笑言你讨厌吃肉,可就算是为了我,从今以后可不可以吃好一点呢?

从小到大我的学业都不是问题,但其实我的父母从没有对我的学业多要求过什么。他们所做的只是适当的提醒,更多的靠我自己去决断。他们不会在我拿了年级第一的时候盛赞或者狂捧,也不会在我成绩衰落的时候过多的责备或说教。他们只是一直平和的对待这些事情。然而他们自己其实一直默默操心着。我记得我小学每一天的作业,妈都会在我完成之后放任我去玩耍,然后自己挨个批改。这种坚持是我其他朋友的家长中绝无仅有的。妈对我学业永远只有两个字的要求——细心。这两个字当中一方面包含的是对自己儿子的信心,她知道我会所有我即将面对的题目,另一方面是对我品性的培养,她知道我会狂妄会失去自控。妈总是笑言要在我掌心刻下这两个字,虽然我至今为止还是时常不细心,但是这两个字其实早已刻在我心里,帮助我避过了绝大部分的挫折。这一辈子我都会万分感激这种教育,这是我的一份幸运。

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我发生了改变我一生的意外。当我睁开双眼却只有右眼的视力的时候,我第一个看见的就是妈妈。我看到她的脸上那仿若经历了地狱轮回一般深不见底的痛苦。在住院的十四个日夜里,她时刻陪在我的左右,一方面掩饰着那份深切的痛苦,一方面给予着我鼓励和安慰。每一个夜里我被眼眶深处的创痛惊醒的时候,我都会看到她在我身边,这是一份像海一样沉稳的力量,温润的包裹着我挺过那一堆堆痛苦的手术和复健。我为了更快的促使伤口愈合和组织再生,需要去吸高压氧。妈就一直陪在我边上亲身忍受高压舱里的痛苦。我做眼压和视网膜扫描的时候,医生会用一个贴着眼球的仪器一直来回在我眼眶内转动,那种痛楚终于让我无法忍受喊出了声响,之后侧过头我才发现妈的面如死灰,她其实一直忍受着比我更多的心痛。几十年间,我的痛其实一直就是她的痛。

我记得以前读林语堂的时候他提到过孔子的这么一句话“践其位,行其礼,奏其乐,敬其所尊,爱其所亲,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孝之至也”。

一直以来我的第一志愿都是做一个孝子,可是直到今天坐在这里写这篇文章回想起这些事,我才发现,面对孝这个字,我不过挫人一个,回望前文,出现频率最高的词组是“我才明白”和“我才发现”,在这个“我才”当中所包含的后知后觉,其实是妈多少年数不尽的酸楚与流不完的泪水。二十四年的成长,我的每一份喜怒哀乐都会在她的身上被亲自承受。 我曾想,以后无论妻儿对错,我都会偏让父母;我曾想,以后无论天涯,我都会回去陪父母过。可是当这么多年过去以后,当我对父母当年所付出的心血所经历的痛苦所作出的牺牲有了更多的了解的时候,这种想法却为了迎合一些可悲的现实而折扣,何其悲哉?

所以对某些人,我要说sorry,我会坚持我最初的那个想法,不论是谁,我不会再去变,一辈子都不会变。

最后的最后,妈,母亲节快乐,我爱你。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