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火殇



Bang Gang - One More Trip

这是第一次写关于OP的东西

说实话 WT的天才总是让我不敢去评价OP

我总是像一个虔诚的朝圣者 全身俯伏膜拜聆听

随着那些单纯的傻瓜们狂笑 也陪着那些无畏的坚持而痛哭

然后到现在 我实在觉得有些东西拥塞胸中不得不写

于是有了下文

任何人的存在 都是自由的意志

没有罪恶 没有威胁 没有伤害 没有妥协

活下去 总会找到一直等待着你的伙伴

梦想 伙伴 信赖 OP永恒的主题

晃荡的骷髅 轻盈的脚步 张扬的tatoo 硕大的念珠

饭馆中吃到睡死 小镇上的出场 至今难忘

而海边那一记秒掉舰队的火拳 让我们牢牢记住你的名号

“大家好 我叫Ace 路飞的哥哥”

巴那罗岛上

我们想不通

为什么光明败给了黑暗

同样背负着D字的命运

WT让黑胡子走向了权利核心 却把艾斯打入了深海监狱

Ace 你可知

微笑中的那一句“白胡子是我心中永远的海贼王”

让我们以为这就是永别

这么多时日过去了

在回荡着哀嚎与充盈着恐怖的海底

你一直埋着头沉思

童年的嘲笑还在回荡 世人的欺侮从未忘却

十几年的海上漂泊

经历各种各样的死里逃生

一次次站在地狱的边缘

苦苦追寻的只是一个解答

一个自己是否应该存留世上的解答

直到那一天 一个叫做白胡子的男人轻松地把你击倒

然后伸出手说

“做我的儿子”

他含笑面对你的每一次刺杀

慈爱的看着你怒视的双眼

直到融化你那颗高傲却又孤寂的心

然后你背负起白胡子的名号 开始真正的人生

马林梵多 海军总部 世界政府的最高壁垒

当全世界的目光聚集在这里

你依旧低着头

何必要抬起呢

看到的只是那些丑恶的世俗的嘴脸

用他们渺小而卑微的自我嫌恶所谓的恶魔之子

他们怎么会懂得

白胡子才是你唯一的父亲

你与那个叫做戈尔D罗杰的男人无关

周围只有一片寂静

紧张的侩子手在身边吞咽着唾沫

佛之战国 爷爷 这些熟悉而陌生的人

终究成为了自己的监斩官

整个广场上都是大敌当前的一片死寂

然后 是谁开始喧哗

是谁掀起了人群的骚动

是谁在铜墙铁壁的防守中间从天而降

抬望眼

水中升起的是莫比迪克号那雄伟的船头

迎风而立的是赫赫威名的白胡子

马尔科 乔治 比斯塔 小奥兹……

新世界的精英正面对抗海军本部

世界的格局将在这里改写

而你——Ace

则是起因与结局

然而你并没有逃脱的意思

你只是静静的等待命运的审判

在你看来

今日的生或者死

就是上天给你的解答

生 你的存在还有价值

死 你的出生不过罪恶

但真的是这样吗

当这些并肩的战友为了你一人的死活而搭上千百人的性命时

当马林梵多平静的港湾被冰封成死海再被陨石灼烧成焦土时

当奥兹用身躯抵挡着炮火铺出一条血肉之路时

当老爹果断的拔掉身上叛徒的刺刀走向行刑的广场时

你就真的能这样不动声色的等待所谓命运的审判吗

远处是和平主义者对海贼的追逐与屠杀

近处是三大将对白胡子的围攻与封锁

马尔科被锁上了海楼石

乔治被坚冰封印

白胡子被十几只利刃插入胸膛

海贼们面临团灭的悲剧

然后人群中出现熟悉的身影

那个被自己宠爱的小弟一路狂奔

穿越了鹰眼的封锁和青雉的绞杀

穿越了纷乱的战场直视佛之战国的重拳

依旧一脸单纯和天真的到达处刑台前

那一刻 你是否已经找到命运的答案呢

我们爱WT 他让你在烈火中重新站立起来

让你终于醒悟到生命的可贵和自由

我们恨WT 他让你在终于找到生命价值勘破此生的意义那么短短的时间之后

就要为了保护路飞而殒去

“Ace有他自己的冒险”

路飞一直害怕你骂他

最后 他真的还只是个弟弟

还是要你来保护

到了最后 终究还是做哥哥的来救弟弟

扶着你的肩黯然不语的路飞

到底又在想着什么呢

伴着他错愕和惊惶的脸

只有你临终前微弱的遗言

“对不起啊 路飞 没有被你救到”

在海风中飘然坠落渐燃渐小的生命卡

纠结了多少颗OPFAN的心

Ace

当你火焰的人生走向尽头的时候

是不是终于可以放下波特卡斯重新正视你的名字了呢

戈尔·D·艾斯

白胡子也好 罗杰也好

你是海贼王的儿子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