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浮尘之梦


七年之后,故地重游。

空气之中弥漫着氤氲的味道,潮潮的,润了我的眼;硬硬的的,哽了我的喉;沉沉的,压了我的心。

一夜清风,拂尘它去,心虽不离,魂亦不弃,空恨身不由己。或向东西南北,纵自深浅高低,离家行天际。云涯易籍,白霜鬓,百年乡路 ,觅归期——乾坤自古谁非尘?浮尘梦万里。

曾经年少轻狂的以浮尘自喻,自以为人生一路漂泊,可山水不依。然而当真回到草木不是人面已非的故地,还不是彻头彻尾的沾染上入骨的伤情。

这是两年半之前我想写的话。掐指间,十年已近,掐指间,时光飞旋。曾经的幼稚孩童已然进了大学;那一片片红墙黑瓦,也早已融入往日云烟。

一夜清风,尽吹散;十年迷梦,今未完。

然而抹不去的童年,梦里盘桓……

门前的花坛里,相间的生长着石榴树,夏末秋初,花而不实。花坛中央也有不同的植物随着年光轮换,有过太阳花,也有过豆藤,有过向日葵,也有过不知名的紫蕨,花羽飘扬之中,一抹夕光掠瓦穿堂苍劲地在茶几上留下金黄。在这样的夕照里,一群小屁孩嬉笑摇摆着奔来,其中有个胖嘟嘟圆滚滚的——就是我了。

胖嘟嘟,久违的描述……

院子尽头的草地上,依稀虫鸣,曾在这里挥汗如雨的踢过球,蹑手蹑脚的捉过虫,也曾在这争强好胜的吵过嘴,发疯拼命的打过架。天光云影,此地分明。不知何人建房后余下的几块预制板,在草地边上重叠作几层的高台。攀援而上,盘腿下棋,如此度过了多少无忧无虑的午后黄昏?

沿着院中央的小路穿行,似乎依稀可见当年的稚气孩童们隐匿于墙根树影,随时准备用汽弹枪骄傲的彼此攻击。间或裸露于水泥之间的泥地上,也罗列着打弹珠时挖地坑洞,偶尔听见当年那兴奋呼喊动画片开始了的童声穿越十年的时间障蔽,来到我的耳畔久久回旋……

然而,清风一拂,往事云飞。脚下惟余冰冷生硬的水泥,眼前是漆黑陌生的楼宇。所留下的,仅仅是同一块土地同一个人交融的同一段过去,在夜阑人静孤枕难眠时的一场幻梦罢了。

不知为何就想起小路的签名:“无涯一场生”。

“一场”罢了,就像一场演出一场比赛一般的简单。然而从容淡定的背后,又是一团多么凝重的哀伤?

十年前的一粒纤尘

清风无情地带他离去

但他并没准备好

没准备好离开这片他儿时的土地

化作浮尘 脱离土壤

孤身上路

飘荡 彷徨

十年的奔忙 却仍是稚气的脸庞

十年后的这粒浮尘

又一阵清风 裹挟他还乡

可他并没准备好

没准备好回到那面目全非的地方

为什么这么匆忙

当他还没准备好

就这样无可抗拒的失落了时光

失落了他的家乡?

By